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黄昏前的霞光的博客

黄昏前的霞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1974年高中毕业回乡干活,在广阔的田野里度过了一生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鬼神现象与佛教六道说  

2011-12-24 18:32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鬼神现象与佛教六道说
[案例一] 冤鬼现形记
摘自网页:慧海佛光>基础教学>因果业报>因果报应录(唐湘清居士撰)
1924年,陕西汉中有一个驻军营长,风流好色,他自己早已结婚,并已生下几个儿女。偶然看见他营部里一个书记官的新婚太太,娇艳如花,不禁万分倾倒,费尽了不少心机,终于在他阴谋陷害之下,书记官以通敌的罪名被枪毙了。营长立刻托人向书记官的太太求婚,哪知书记官的太太坚持要一夫一妻才嫁,营长已有妻子儿女,好事决难成就,但营长为色所迷,竟忍心害理,把他的妻子儿女全都毒死了。书记官的太太无可推托,终被营长硬娶过来。新婚之日,营长与新娘及部分来宾,合拍一张照片,好多天照片都未送来,营长生气了,亲自往取,一看之下,立刻吓得面无人色,原来照片上新婚夫妇及来宾背后赫然照出大小五个鬼来。其中之一就是书记官,他还是生前的面貌,紧紧的站在新娘的背后,穿的是制服,一层层的领子都没有扣上,额上还隐约地看得出是被枪弹打破了的裂痕,满面血污,异常惨怖。稍后便是一个女鬼,是营长的妻子,完全不是人样子,头发披散开来,一对眼珠向前突出,两额青筋暴起,鼻子拱得高高地,嘴巴大张开,看不见下颚,两嘴角一直拉齐两耳根,双手前扑,作攫(jué)人状。再后就是三个小鬼,是营长的儿女,狰狞的形像跟女鬼差不多。这事传播出来,给营长的上司知道了,将营长判处死刑,可怜的新娘也羞愤自缢。这件公案,便如此宣告结束。但这冤鬼现形的照片,却被翻洗多张,到处分送传观,以资劝化。有名的四川五老之一赵尧老,特在鬼照片上亲笔题叙简单事略,结尾有两句:“劝人少结冤仇,时时回头一看。”颇能发人深省。
[湘清按] 照片现鬼的事,各地报纸新闻,每有登载,兹摘录三则如下:
(一)1959年4月30日台北市大华晚报登载《照片拍出鬼太婆》的伦敦消息一则:伦敦星期日画报,近登载一张鬼照片,这照片中有一个老太太坐在汽车的后座,但这老太太在照片拍摄前早已死去,并且已被埋葬在坟墓中,这老太太名叫韩弥儿夫人,她的女婿章南和太太把她埋葬了一星期以后,有一天出外郊游,当章南为他的太太和汽车摄了一张照片以后,发现冲洗出来的相片中,他的岳母竟坐在汽车的后座,不过影像稍模糊,但仍清晰可见。
(二)1921年12月12日上海申报载:刘湘就任四川总司令之日,拍摄就职典礼照片一张,此相片竟有两鬼影活现于上。此二鬼影,一为军长赵又新,一为前直督蓝天蔚,此二人皆于去年9月间,与熊克武相战,死于沙场者也。
(三)1920年5月23日上海申报载:申大面粉厂王舜君,素喜摄影,于上月初,偕一友携快镜至新闸北共和路,即前巡警总局附近之树林下,嘱友代摄一影,嗣后洗出,却有伟大身躯之无头鬼在旁,头在脚边,见之大骇。据王云,是日往摄时,在下午三点余钟,何来鬼影?旋为某洋行大班所知,向王索取原底片,洗晒放大数张,寄往外国博物院,以资研究。
综上所述,照片摄得鬼相之事中外均有发现,绝非虚构。
[案例二] 白宫幽灵
摘自1983年3月22日《文化周报》
这篇报导讲的是:据白宫官员说,许多人都看到了林肯总统的幽灵,出现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卧室内,其中包括里根总统的女儿莫林及其丈夫,还有荷兰的朱利安皇后。里根说,有一次他打开门,但狗却拒绝入内,只是不停地乱叫,直往后退。莫林及其丈夫声称他们住进林肯卧房时,曾见到这个幽灵,莫林说:“我不是说着玩的,我确实亲眼所见——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。”还说她丈夫当时站在壁炉旁,她站在窗前。
[案例三] 西班牙鬼屋频现鬼脸 科学家试图介入调查
摘自2004年10月24日《重庆晨报》(网上也能搜索到并附有照片)
据外电报导,西班牙有一座著名的“鬼屋”,座落在盛产橄榄油的马吉纳山中的贝尔米兹村里。三十多年来,这个鬼屋不仅让那个偏远的山村居民困惑不解,也让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幽灵怀疑者颇感兴趣,他们纷纷到那里试图目击“贝尔米兹鬼脸”这一怪异现象。
出现神秘鬼脸 现在,西班牙版的“X档案”又打开了,房子里最近又出现了新的“鬼脸”。老妇人玛丽亚·戈梅兹·加马拉就是在这座房子里出生的。1971年的一个早晨,玛丽亚·戈梅兹·加马拉走进自己的厨房,突然发现混凝土地板上出现了一张脸,紧紧地盯着她。老太太吓得够呛,她立即叫她的儿子米加尔用镐头把那块地板挖掉。
近日,米加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起那天的情形,他说:“我用镐头把混凝土地板刨掉,然后用新的混凝土重新把地板修好,整个地板看起来像是新的,可是让我一生中感到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就在第二天早晨,那张脸又出现了,而且就在同一个地方!”
不久,更奇怪的事发生了,几个星期、几个月、几年来,在那个第五号房间里,一群一群的面孔在那里出现、移动,米加尔说:“就好像有人在我们家里召开幽灵会议一样。”消息迅速传播开来,那些“鬼脸”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,有些人不远千里跑去看个究竟,连一些科学家也对这种现象感到不解。可是这却让罗马天主教的权威们惊慌,他们试图平息这一现象,指责不明真相的人设立骗局愚弄容易受骗的村民们。
科学调查介入 特异现象的调查人员来到那个房子,在房子主人的同意下更换了地板,并把那间房子封闭了三个月。当这些调查人员重新回到那个房子时,那些“鬼脸”又出现了!调查人员还在那个房子里进行了录音,结果录到了奇怪的声音,似乎是那些面孔在相互交谈。
从那以后,这座房子就全世界闻名了,房子主人不仅要与那些奇怪的面孔分享房子,有时是正常的脸面,有时只看到凶恶的眼睛盯着你,或者手脚张牙舞爪地伸出来,房子主人还不得不接待络绎不绝的慕名参观者。
鬼脸再次光顾 直到今天,“贝尔米兹鬼脸”也是一个没有解开的神秘现象。玛丽亚老太太今年早些时候去世,令人惊异的是,就在10月17日,“鬼脸”又出现了,不仅老太太的房子里有,另有一家的房子里也出现了这种怪异图像。
“西班牙超心理学协会”主席佩德罗·埃莫罗斯证实,那些面孔又出现了。他说:“我们将要进行新的调查,比以前进行的调查更彻底。”他补充说,在玛丽亚老太太死前不久,该协会在她的房子周围保留了一些混凝土地板,另有一些则放进了条件良好的实验室里。那间房子的混凝土地板上出现了更多的面孔,其余的房间则没有。
经过调查发现,那个房子的地基下曾经挖出好几块骨骼。进一步的调查发现,那个房子建在一个古坟场上,一开始那个墓地是罗马人的,在摩尔人占领时期又成了穆斯林墓地,最后成为基督教的墓地。因此有人提出了“鬼魂说”,可是,这一说法并不令人信服。
有很多人要求在那个经常出现“鬼脸”的房子里过夜,但遭到拒绝。
[案例四] 坐在灯管上的女人
摘自网页:中国灵异事件全记录
这个是发生在大连理工大学的,相信很多在东北上大学的朋友可能都听说过,给我讲这个事情的人在大连理工上学,听他说这件事情很出名。大连理工曾有一个宿舍,住在里面的是几个男生。有一天,其中的一个男生对他的舍友说,他昨晚做梦,梦到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坐在他们屋的灯管上。(是那种用两根电线掉在屋顶上的日光灯,灯管是长长的一条,现在那种灯管很少见了)
毕竟诡异的梦谁都做过,所以包括当事人在内,谁也没有在意这件事情。但是,接下来的几天,这个男生连续做相同的梦。他又和寝室的人说了,但寝室的人还是没有太在意,想他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,精神紧张的缘故。结果,有一天的早上,这个男生的尸体被发现在宿舍楼的楼下。屋里的窗户大敞着,他是自己从窗户跳下去的。学校的人调查这件事情,问他自杀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。他们屋的人说他最近经常提起晚上睡不好,做恶梦。结果,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,这个学生可能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自杀的,而他做的这个梦,就是他精神不正常的一个反应。
可是,就在这个男生死后的第二天,这个寝室的另外一个男生晚上做了相同的梦: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坐在吊灯的灯管上。第二天早上,这个寝室的所有男生都跑到了学校的办公室,要求学校换宿舍。学校无奈,给他们调剂了宿舍。可是,新住进去这件寝室的那些学生,又有人晚上又开始做相同的梦……
这件事情,大连理工的人基本上都知道,故事一届一届的流传。而且,那间宿舍的门窗,都被死死的封了起来,还贴了封条。整栋楼就只有这样一个房间。至于这间房间是不是因为那个事件被封的,学校的老师好像并不愿提起。
[案例五] 鬼打墙
摘自网页:鬼网
时间是1988年冬天,地点在北京颐和园北宫门、青龙桥一带,主人公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司机。这天晚上他到朋友家喝酒,当时他只喝了一杯啤酒,喝完了是六点多,但天已经黑了。他回家的路上想抄个近道,就走过一片树林。那片树林不大,平时他也老从那里走,那里什么也没有,但这天他忽然发现树林里有一个院子。他很奇怪,就绕了过去。但走不多远他又看到一个院子,像刚才那个一样。他感到很奇怪,就又绕了过去,但不久又是一个院子。就这样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“死循环”中。他开始尝试叫叫门问问路,但敲了几家都没有人回答。他就继续走,在另一家(或许是同一家)敲门时应声而开了。他进去看,没有人,院子很窄,房子和院子的宽度一样,于是他又去敲房门,这次又是应手而开,但里面很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由于他当时是长途车的司机,跑山西大同、河北涞源等地方,道路不靖(jìng),他身上总带着一把尺来长的尖刀,此时素来以胆大著称的他也感到有点阴森恐怖了。就把刀拔了出来,在上面缠了一些干草,点着了想看一看房子里的情形。但当他点着了的时候,忽然房子不见了!回头看,院子也没有了。这下他可是亡魂皆冒了,胡乱挥动了几一气刀,后来刀扔到了地上,就跑了出来。他没能回家,就又跑回到朋友家,在那里住了一夜。第二天他的朋友问他,昨天晚上是怎么了,为什么脸色煞白,话也不会说了。最奇怪的是:他离开朋友家时是六点多,但跑回来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!于是他们又去了那片树林,在林中的空地上发现了刀,上面还缠着干草,并且也有烧过的痕迹。当然,什么房子、院子之类的,通通没有。
[案例六] 小孩眼中的鬼事
摘自:广西南宁陈明果增印的《玉历宝钞》
1936年是日军对我国未占领的大城市大肆飞机轰炸之时,当时的南京,到处人心惶惶。有一天,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牵着他八九岁的孙子,逛到“胜棋楼”,这是当时市民的休闲之处,下棋的、说书的、卖唱的、杂耍的,样样都有,老人带着孩子正要上台阶上楼观棋,但孙子死活不愿意跟他走,还哭叫着拖着老人的手往回跑,老人不得已跟着孩子跑,走开约三百米远时,老人问他为什么又哭又跑,孩子喘着大气说:“爷爷赶快跑,这些人都没有头,全身是血,我都吓死了,您怎么都没看见呢?”爷孙两个正说着话,忽然天空飞来了一架日本飞机,盘旋一下向胜棋楼投下一枚炸弹,正好命中,立刻楼人俱灭,一楼上下几十人一个都没逃脱。老人感叹地说是小孙子救了他。这则消息刊登在当时的《东南日报》上,南京的人差不多都知道。这则事实说明,孩子元神纯正,目光能透视灵界,超前见到了这些幽灵。(安徽省宣州市孙埠(bù)镇鲍村老人丁节执笔)
[案例七] 万历棺椁之谜
摘自:《中国的诺查丹玛斯》(少木森着,时代文艺出版社1993年7月版)
这是一件至今尚未解开的古怪之谜。当年扔掉的定陵棺椁(guǒ)被当地农民捡去,并有七人为它丧了命。
1959年9月30日晨,曾铲下定陵第一锹土的王启发,突然接到定陵博物馆办公室主任的指示:“马上就要开馆了,既然复制的棺椁已做好,原来的棺椁就没有用处了。你带几个人到地宫,把那棺木抬出来,好迎接领导来检查。”王启发立即召集几个职工,将地宫中的棺木抬出来。“棺木放在哪里?”王启发问。“仓库没有地方,你带几个人把它扔出去。”于是,悲剧开始了。
万历和两个皇后的楠木棺椁,扔进宝城外面的山沟后,当天下午就被附近的农民一抢而光。大家见到这块表面剥蚀、整体却完好如新的棺木,如获至宝。有一对年迈的夫妇,得到儿子搬回家的楠木板,高兴得合不拢嘴,特地用这珍贵的楠木请人打做棺材,以备后事。事情竟如此巧合,第一具棺木制成后,老伴蹬腿归天;第二具刚刚完工,老头子也一命呜呼,前后不到半个月。
老夫妻的突然去世,使知道底细的人大为震惊,这个故事也就越传越神秘。然而,五个月后,一个更加神秘恐怖的故事又发生了。
在捡棺木的公社社员中,裕陵村农民吕×收获最大。棺木扔下宝城时,他正和老婆在陵墙外的山坡上劳动。他意识到这是难得的好木料,于是立即行动,和老婆一起将宽大厚实的金丝楠木板一块块连拖带拉弄到自己地里。其它人在他的启示下,这才开始了行动。
吕×把木板拉到家中,立即找人做成了两个躺柜,端端正正地摆在堂屋里。村人有的羡慕他发了一笔横财,有的则不无忌妒地警告说:“皇帝的东西不是随便可以用的,要是没那福份,消受不起,还会搭上性命……”
这些话,吕×没放在心上,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悲剧真的发生了。
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,吕×和老婆带着满身泥水收工回家时,突然发现四个孩子不见了。他老婆的心“怦(pēng)怦”直跳,冥冥中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在催促着她,顾不上做饭,便急忙院内院外四处寻找呼喊。当夫妻俩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屋里时,蓦然发现躺柜边放着四双小鞋。两人只觉头部“嗡”的一声炸响,迅速打开柜盖,只见4个孩子(3男1女,最大的12岁,最小的女孩仅5岁)相互挤压着,早已气绝身亡。孩子们的手指根部渗出了血渍,柜壁布满了抓过的痕迹。
几年后,夫妻俩又生了4个(这次是3女1男)。令人悲叹和困惑的是,他唯一的儿子高中毕业不久,未能施展自己的抱负,却在一个静谧(mì)的深夜,趴在躺柜上神秘地死去。
面对两个棺椁状的躺柜和近乎痴呆的吕×,好多人都劝他扔掉,说这柜子里附了鬼魂,以免再生不测。此时,曾被划为右派的王启发已当上了定陵博物馆副馆长。他目睹二十年来伴随着棺木发生的种种悲剧,也很困惑。为了防止悲剧重演,他收集了当年被扔掉的万历和两个皇后的棺木,存入博物馆。悲剧也许不会重演,但却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。
[案例八] 一辆不吉利的红色汽车
摘自网页:中山新人类>茶余饭后>异度空间
1914年6月28日,奥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费迪南德和夫人,共坐一辆红色的六人座新汽车去访问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,这时候群众中有人抛来一颗炸弹,那炸弹碰到车边后瞬间引起太爆炸,炸伤了四位随员,但费迪南德夫妇并没有受伤并继续出发,但从市政厅返程时,被一个塞尔维亚青年开枪刺死。就因这事件才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,并且伤亡了一千多万人生命。此后,这辆红色汽车,就好像带着被诅咒的恶运一样不吉利。
奥地利的第五军长伯蒂列库将军收买了这部车,可是不久伯蒂列库将军在战争中因战败被免职,后来竟发狂死亡。然后这辆肇事的红汽车又辗转为将军的部下某上尉所有,有一天,上尉在驾驶中撞死了两个南斯拉夫农民后,自己也碰撞树木不治而死。
大战结束后,新任的犹太人州长买下这辆车,但在四个月内发生四次车祸并弄断右臂。自出车祸后,州长深深觉得此车是不吉利的,本想派人把它毁了,但看到工程师沙吉斯很喜欢这辆红色汽车,所以免费转赠给他。
某日,沙吉斯也在驾驶中翻车被压死,然而那辆可怕的车竟几乎没有损坏。随后那辆车为一个宝石商所买,不过这宝石商也难逃厄运最后自杀身亡。后来是为一个医生所有。那医生自买入车后病人突然减少、生意愈来愈差,不得已又将它转卖给瑞士的一位赛车选手。这塞车选手在塞车中因出意外,自车内被抛出,头部撞上石壁而死。于是此车就换成某菜农场主所有。他把它修理后驾驶出去,于半路发生了故障不再前进。这时正好有人驾着马车经过。所以他拜托那马车主人帮忙,把这有故障的车子拖到街上修理,但想不到马车一拉汽车,汽车的引擎就突然发动直冲出去,并且把前面的马车碾过,再撞进了路边的水沟。这一次,马车主人、马和汽车主人都意外死亡。
逐渐地这辆红色汽车的诅咒愈来愈出名,后来它被汽车修理厂的老板哈许菲德买去修理,并且改涂成蓝色,但已没人敢买,不得已他只好自己留用了。某一天他为参加婚礼,驾着此车载了六名朋友赶路前去,途中在想超越前面的汽车时不小心翻车,顷刻间车内的七人有五人伤亡。
虽然这辆车是如此的不吉利,不过由于它是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纪念性汽车,因此{系统屏蔽}便将该车修理后寄存于维也纳博物馆。但第二次大战发生后,它被同盟国的空军轰炸成碎片、不留痕迹。算一算经此车所害的共有十六人死亡,真是一辆被诅咒的不祥汽车啊!

[案例一] 冤鬼现形记
摘自网页:慧海佛光>基础教学>因果业报>因果报应录(唐湘清居士撰)
1924年,陕西汉中有一个驻军营长,风流好色,他自己早已结婚,并已生下几个儿女。偶然看见他营部里一个书记官的新婚太太,娇艳如花,不禁万分倾倒,费尽了不少心机,终于在他阴谋陷害之下,书记官以通敌的罪名被枪毙了。营长立刻托人向书记官的太太求婚,哪知书记官的太太坚持要一夫一妻才嫁,营长已有妻子儿女,好事决难成就,但营长为色所迷,竟忍心害理,把他的妻子儿女全都毒死了。书记官的太太无可推托,终被营长硬娶过来。新婚之日,营长与新娘及部分来宾,合拍一张照片,好多天照片都未送来,营长生气了,亲自往取,一看之下,立刻吓得面无人色,原来照片上新婚夫妇及来宾背后赫然照出大小五个鬼来。其中之一就是书记官,他还是生前的面貌,紧紧的站在新娘的背后,穿的是制服,一层层的领子都没有扣上,额上还隐约地看得出是被枪弹打破了的裂痕,满面血污,异常惨怖。稍后便是一个女鬼,是营长的妻子,完全不是人样子,头发披散开来,一对眼珠向前突出,两额青筋暴起,鼻子拱得高高地,嘴巴大张开,看不见下颚,两嘴角一直拉齐两耳根,双手前扑,作攫(jué)人状。再后就是三个小鬼,是营长的儿女,狰狞的形像跟女鬼差不多。这事传播出来,给营长的上司知道了,将营长判处死刑,可怜的新娘也羞愤自缢。这件公案,便如此宣告结束。但这冤鬼现形的照片,却被翻洗多张,到处分送传观,以资劝化。有名的四川五老之一赵尧老,特在鬼照片上亲笔题叙简单事略,结尾有两句:“劝人少结冤仇,时时回头一看。”颇能发人深省。
[湘清按] 照片现鬼的事,各地报纸新闻,每有登载,兹摘录三则如下:
(一)1959年4月30日台北市大华晚报登载《照片拍出鬼太婆》的伦敦消息一则:伦敦星期日画报,近登载一张鬼照片,这照片中有一个老太太坐在汽车的后座,但这老太太在照片拍摄前早已死去,并且已被埋葬在坟墓中,这老太太名叫韩弥儿夫人,她的女婿章南和太太把她埋葬了一星期以后,有一天出外郊游,当章南为他的太太和汽车摄了一张照片以后,发现冲洗出来的相片中,他的岳母竟坐在汽车的后座,不过影像稍模糊,但仍清晰可见。
(二)1921年12月12日上海申报载:刘湘就任四川总司令之日,拍摄就职典礼照片一张,此相片竟有两鬼影活现于上。此二鬼影,一为军长赵又新,一为前直督蓝天蔚,此二人皆于去年9月间,与熊克武相战,死于沙场者也。
(三)1920年5月23日上海申报载:申大面粉厂王舜君,素喜摄影,于上月初,偕一友携快镜至新闸北共和路,即前巡警总局附近之树林下,嘱友代摄一影,嗣后洗出,却有伟大身躯之无头鬼在旁,头在脚边,见之大骇。据王云,是日往摄时,在下午三点余钟,何来鬼影?旋为某洋行大班所知,向王索取原底片,洗晒放大数张,寄往外国博物院,以资研究。
综上所述,照片摄得鬼相之事中外均有发现,绝非虚构。
[案例二] 白宫幽灵
摘自1983年3月22日《文化周报》
这篇报导讲的是:据白宫官员说,许多人都看到了林肯总统的幽灵,出现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卧室内,其中包括里根总统的女儿莫林及其丈夫,还有荷兰的朱利安皇后。里根说,有一次他打开门,但狗却拒绝入内,只是不停地乱叫,直往后退。莫林及其丈夫声称他们住进林肯卧房时,曾见到这个幽灵,莫林说:“我不是说着玩的,我确实亲眼所见——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。”还说她丈夫当时站在壁炉旁,她站在窗前。
[案例三] 西班牙鬼屋频现鬼脸 科学家试图介入调查
摘自2004年10月24日《重庆晨报》(网上也能搜索到并附有照片)
据外电报导,西班牙有一座著名的“鬼屋”,座落在盛产橄榄油的马吉纳山中的贝尔米兹村里。三十多年来,这个鬼屋不仅让那个偏远的山村居民困惑不解,也让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幽灵怀疑者颇感兴趣,他们纷纷到那里试图目击“贝尔米兹鬼脸”这一怪异现象。
出现神秘鬼脸 现在,西班牙版的“X档案”又打开了,房子里最近又出现了新的“鬼脸”。老妇人玛丽亚·戈梅兹·加马拉就是在这座房子里出生的。1971年的一个早晨,玛丽亚·戈梅兹·加马拉走进自己的厨房,突然发现混凝土地板上出现了一张脸,紧紧地盯着她。老太太吓得够呛,她立即叫她的儿子米加尔用镐头把那块地板挖掉。
近日,米加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起那天的情形,他说:“我用镐头把混凝土地板刨掉,然后用新的混凝土重新把地板修好,整个地板看起来像是新的,可是让我一生中感到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就在第二天早晨,那张脸又出现了,而且就在同一个地方!”
不久,更奇怪的事发生了,几个星期、几个月、几年来,在那个第五号房间里,一群一群的面孔在那里出现、移动,米加尔说:“就好像有人在我们家里召开幽灵会议一样。”消息迅速传播开来,那些“鬼脸”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们,有些人不远千里跑去看个究竟,连一些科学家也对这种现象感到不解。可是这却让罗马天主教的权威们惊慌,他们试图平息这一现象,指责不明真相的人设立骗局愚弄容易受骗的村民们。
科学调查介入 特异现象的调查人员来到那个房子,在房子主人的同意下更换了地板,并把那间房子封闭了三个月。当这些调查人员重新回到那个房子时,那些“鬼脸”又出现了!调查人员还在那个房子里进行了录音,结果录到了奇怪的声音,似乎是那些面孔在相互交谈。
从那以后,这座房子就全世界闻名了,房子主人不仅要与那些奇怪的面孔分享房子,有时是正常的脸面,有时只看到凶恶的眼睛盯着你,或者手脚张牙舞爪地伸出来,房子主人还不得不接待络绎不绝的慕名参观者。
鬼脸再次光顾 直到今天,“贝尔米兹鬼脸”也是一个没有解开的神秘现象。玛丽亚老太太今年早些时候去世,令人惊异的是,就在10月17日,“鬼脸”又出现了,不仅老太太的房子里有,另有一家的房子里也出现了这种怪异图像。
“西班牙超心理学协会”主席佩德罗·埃莫罗斯证实,那些面孔又出现了。他说:“我们将要进行新的调查,比以前进行的调查更彻底。”他补充说,在玛丽亚老太太死前不久,该协会在她的房子周围保留了一些混凝土地板,另有一些则放进了条件良好的实验室里。那间房子的混凝土地板上出现了更多的面孔,其余的房间则没有。
经过调查发现,那个房子的地基下曾经挖出好几块骨骼。进一步的调查发现,那个房子建在一个古坟场上,一开始那个墓地是罗马人的,在摩尔人占领时期又成了穆斯林墓地,最后成为基督教的墓地。因此有人提出了“鬼魂说”,可是,这一说法并不令人信服。
有很多人要求在那个经常出现“鬼脸”的房子里过夜,但遭到拒绝。
[案例四] 坐在灯管上的女人
摘自网页:中国灵异事件全记录
这个是发生在大连理工大学的,相信很多在东北上大学的朋友可能都听说过,给我讲这个事情的人在大连理工上学,听他说这件事情很出名。大连理工曾有一个宿舍,住在里面的是几个男生。有一天,其中的一个男生对他的舍友说,他昨晚做梦,梦到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坐在他们屋的灯管上。(是那种用两根电线掉在屋顶上的日光灯,灯管是长长的一条,现在那种灯管很少见了)
毕竟诡异的梦谁都做过,所以包括当事人在内,谁也没有在意这件事情。但是,接下来的几天,这个男生连续做相同的梦。他又和寝室的人说了,但寝室的人还是没有太在意,想他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,精神紧张的缘故。结果,有一天的早上,这个男生的尸体被发现在宿舍楼的楼下。屋里的窗户大敞着,他是自己从窗户跳下去的。学校的人调查这件事情,问他自杀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。他们屋的人说他最近经常提起晚上睡不好,做恶梦。结果,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,这个学生可能是精神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自杀的,而他做的这个梦,就是他精神不正常的一个反应。
可是,就在这个男生死后的第二天,这个寝室的另外一个男生晚上做了相同的梦: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坐在吊灯的灯管上。第二天早上,这个寝室的所有男生都跑到了学校的办公室,要求学校换宿舍。学校无奈,给他们调剂了宿舍。可是,新住进去这件寝室的那些学生,又有人晚上又开始做相同的梦……
这件事情,大连理工的人基本上都知道,故事一届一届的流传。而且,那间宿舍的门窗,都被死死的封了起来,还贴了封条。整栋楼就只有这样一个房间。至于这间房间是不是因为那个事件被封的,学校的老师好像并不愿提起。
[案例五] 鬼打墙
摘自网页:鬼网
时间是1988年冬天,地点在北京颐和园北宫门、青龙桥一带,主人公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司机。这天晚上他到朋友家喝酒,当时他只喝了一杯啤酒,喝完了是六点多,但天已经黑了。他回家的路上想抄个近道,就走过一片树林。那片树林不大,平时他也老从那里走,那里什么也没有,但这天他忽然发现树林里有一个院子。他很奇怪,就绕了过去。但走不多远他又看到一个院子,像刚才那个一样。他感到很奇怪,就又绕了过去,但不久又是一个院子。就这样他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“死循环”中。他开始尝试叫叫门问问路,但敲了几家都没有人回答。他就继续走,在另一家(或许是同一家)敲门时应声而开了。他进去看,没有人,院子很窄,房子和院子的宽度一样,于是他又去敲房门,这次又是应手而开,但里面很黑,什么也看不见。由于他当时是长途车的司机,跑山西大同、河北涞源等地方,道路不靖(jìng),他身上总带着一把尺来长的尖刀,此时素来以胆大著称的他也感到有点阴森恐怖了。就把刀拔了出来,在上面缠了一些干草,点着了想看一看房子里的情形。但当他点着了的时候,忽然房子不见了!回头看,院子也没有了。这下他可是亡魂皆冒了,胡乱挥动了几一气刀,后来刀扔到了地上,就跑了出来。他没能回家,就又跑回到朋友家,在那里住了一夜。第二天他的朋友问他,昨天晚上是怎么了,为什么脸色煞白,话也不会说了。最奇怪的是:他离开朋友家时是六点多,但跑回来时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!于是他们又去了那片树林,在林中的空地上发现了刀,上面还缠着干草,并且也有烧过的痕迹。当然,什么房子、院子之类的,通通没有。
[案例六] 小孩眼中的鬼事
摘自:广西南宁陈明果增印的《玉历宝钞》
1936年是日军对我国未占领的大城市大肆飞机轰炸之时,当时的南京,到处人心惶惶。有一天,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牵着他八九岁的孙子,逛到“胜棋楼”,这是当时市民的休闲之处,下棋的、说书的、卖唱的、杂耍的,样样都有,老人带着孩子正要上台阶上楼观棋,但孙子死活不愿意跟他走,还哭叫着拖着老人的手往回跑,老人不得已跟着孩子跑,走开约三百米远时,老人问他为什么又哭又跑,孩子喘着大气说:“爷爷赶快跑,这些人都没有头,全身是血,我都吓死了,您怎么都没看见呢?”爷孙两个正说着话,忽然天空飞来了一架日本飞机,盘旋一下向胜棋楼投下一枚炸弹,正好命中,立刻楼人俱灭,一楼上下几十人一个都没逃脱。老人感叹地说是小孙子救了他。这则消息刊登在当时的《东南日报》上,南京的人差不多都知道。这则事实说明,孩子元神纯正,目光能透视灵界,超前见到了这些幽灵。(安徽省宣州市孙埠(bù)镇鲍村老人丁节执笔)
[案例七] 万历棺椁之谜
摘自:《中国的诺查丹玛斯》(少木森着,时代文艺出版社1993年7月版)
这是一件至今尚未解开的古怪之谜。当年扔掉的定陵棺椁(guǒ)被当地农民捡去,并有七人为它丧了命。
1959年9月30日晨,曾铲下定陵第一锹土的王启发,突然接到定陵博物馆办公室主任的指示:“马上就要开馆了,既然复制的棺椁已做好,原来的棺椁就没有用处了。你带几个人到地宫,把那棺木抬出来,好迎接领导来检查。”王启发立即召集几个职工,将地宫中的棺木抬出来。“棺木放在哪里?”王启发问。“仓库没有地方,你带几个人把它扔出去。”于是,悲剧开始了。
万历和两个皇后的楠木棺椁,扔进宝城外面的山沟后,当天下午就被附近的农民一抢而光。大家见到这块表面剥蚀、整体却完好如新的棺木,如获至宝。有一对年迈的夫妇,得到儿子搬回家的楠木板,高兴得合不拢嘴,特地用这珍贵的楠木请人打做棺材,以备后事。事情竟如此巧合,第一具棺木制成后,老伴蹬腿归天;第二具刚刚完工,老头子也一命呜呼,前后不到半个月。
老夫妻的突然去世,使知道底细的人大为震惊,这个故事也就越传越神秘。然而,五个月后,一个更加神秘恐怖的故事又发生了。
在捡棺木的公社社员中,裕陵村农民吕×收获最大。棺木扔下宝城时,他正和老婆在陵墙外的山坡上劳动。他意识到这是难得的好木料,于是立即行动,和老婆一起将宽大厚实的金丝楠木板一块块连拖带拉弄到自己地里。其它人在他的启示下,这才开始了行动。
吕×把木板拉到家中,立即找人做成了两个躺柜,端端正正地摆在堂屋里。村人有的羡慕他发了一笔横财,有的则不无忌妒地警告说:“皇帝的东西不是随便可以用的,要是没那福份,消受不起,还会搭上性命……”
这些话,吕×没放在心上,然而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悲剧真的发生了。
这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,吕×和老婆带着满身泥水收工回家时,突然发现四个孩子不见了。他老婆的心“怦(pēng)怦”直跳,冥冥中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在催促着她,顾不上做饭,便急忙院内院外四处寻找呼喊。当夫妻俩转了一圈重新回到屋里时,蓦然发现躺柜边放着四双小鞋。两人只觉头部“嗡”的一声炸响,迅速打开柜盖,只见4个孩子(3男1女,最大的12岁,最小的女孩仅5岁)相互挤压着,早已气绝身亡。孩子们的手指根部渗出了血渍,柜壁布满了抓过的痕迹。
几年后,夫妻俩又生了4个(这次是3女1男)。令人悲叹和困惑的是,他唯一的儿子高中毕业不久,未能施展自己的抱负,却在一个静谧(mì)的深夜,趴在躺柜上神秘地死去。
面对两个棺椁状的躺柜和近乎痴呆的吕×,好多人都劝他扔掉,说这柜子里附了鬼魂,以免再生不测。此时,曾被划为右派的王启发已当上了定陵博物馆副馆长。他目睹二十年来伴随着棺木发生的种种悲剧,也很困惑。为了防止悲剧重演,他收集了当年被扔掉的万历和两个皇后的棺木,存入博物馆。悲剧也许不会重演,但却留下了一个难解之谜。
[案例八] 一辆不吉利的红色汽车
摘自网页:中山新人类>茶余饭后>异度空间
1914年6月28日,奥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费迪南德和夫人,共坐一辆红色的六人座新汽车去访问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,这时候群众中有人抛来一颗炸弹,那炸弹碰到车边后瞬间引起太爆炸,炸伤了四位随员,但费迪南德夫妇并没有受伤并继续出发,但从市政厅返程时,被一个塞尔维亚青年开枪刺死。就因这事件才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,并且伤亡了一千多万人生命。此后,这辆红色汽车,就好像带着被诅咒的恶运一样不吉利。
奥地利的第五军长伯蒂列库将军收买了这部车,可是不久伯蒂列库将军在战争中因战败被免职,后来竟发狂死亡。然后这辆肇事的红汽车又辗转为将军的部下某上尉所有,有一天,上尉在驾驶中撞死了两个南斯拉夫农民后,自己也碰撞树木不治而死。
大战结束后,新任的犹太人州长买下这辆车,但在四个月内发生四次车祸并弄断右臂。自出车祸后,州长深深觉得此车是不吉利的,本想派人把它毁了,但看到工程师沙吉斯很喜欢这辆红色汽车,所以免费转赠给他。
某日,沙吉斯也在驾驶中翻车被压死,然而那辆可怕的车竟几乎没有损坏。随后那辆车为一个宝石商所买,不过这宝石商也难逃厄运最后自杀身亡。后来是为一个医生所有。那医生自买入车后病人突然减少、生意愈来愈差,不得已又将它转卖给瑞士的一位赛车选手。这塞车选手在塞车中因出意外,自车内被抛出,头部撞上石壁而死。于是此车就换成某菜农场主所有。他把它修理后驾驶出去,于半路发生了故障不再前进。这时正好有人驾着马车经过。所以他拜托那马车主人帮忙,把这有故障的车子拖到街上修理,但想不到马车一拉汽车,汽车的引擎就突然发动直冲出去,并且把前面的马车碾过,再撞进了路边的水沟。这一次,马车主人、马和汽车主人都意外死亡。
逐渐地这辆红色汽车的诅咒愈来愈出名,后来它被汽车修理厂的老板哈许菲德买去修理,并且改涂成蓝色,但已没人敢买,不得已他只好自己留用了。某一天他为参加婚礼,驾着此车载了六名朋友赶路前去,途中在想超越前面的汽车时不小心翻车,顷刻间车内的七人有五人伤亡。
虽然这辆车是如此的不吉利,不过由于它是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纪念性汽车,因此{系统屏蔽}便将该车修理后寄存于维也纳博物馆。但第二次大战发生后,它被同盟国的空军轰炸成碎片、不留痕迹。算一算经此车所害的共有十六人死亡,真是一辆被诅咒的不祥汽车啊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